<form id="jdr5d"></form>

<pre id="jdr5d"></pre>
<progress id="jdr5d"></progress>

    <pre id="jdr5d"></pre>

      <listing id="jdr5d"><font id="jdr5d"><cite id="jdr5d"></cite></font></listing>
      <sub id="jdr5d"><dfn id="jdr5d"></dfn></sub>

      <nobr id="jdr5d"><nobr id="jdr5d"></nobr></nobr>
      <sub id="jdr5d"><dfn id="jdr5d"></dfn></sub>

        <dl id="jdr5d"></dl>

          網站導航
          當前位置 : 首頁 > 資訊中心 > 行業動態 > 兩會代表呼吁:做好民警“加減法”,你支持哪個提案?
          兩會代表呼吁:做好民警“加減法”,你支持哪個提案?
          發布日期:2016-03-16 16:19:29

           從警滿25年可申請提前退休,支持這個建議的請點贊!”去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佛山市公安局高明分局副局長梁志毅提出了“公安民警應實行彈性退休政策”的建議。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這個建議再度引起關注。


              當前,公安機關任務繁重艱巨,公安民警“5+2” “白+黑”已成為工作常態,而且經常遇到不配合甚至暴力抗法行為,工作、生活、精神各方面壓力都很大。據統計,2015年,全國有438名公安民警犧牲、4599名民警因公負傷,犧牲民警平均年齡46.3歲,其中有205名民警因勞累過度猝死在工作崗位上,占犧牲民警總數的46.8%。 


              這組數據,觸痛了正在參加全國兩會代表委員們的心。如何保障警察正當執法權益,維護警察職業的權威性,已成為當前公安隊伍管理亟待解決的一個問題。兩會期間,本報記者就此采訪了部分人大代表、政協委員。


          完善警察職業保障刻不容緩


              “我看到去年的民警犧牲名單時很痛心,犧牲人數與前年相比又增加了45人?,F在的醫療水平越來越高,但公安民警的犧牲人數不斷上升,這確實值得我們警惕?!比珖f委員、天津市公安醫院副院長張勉之告訴記者。


              張勉之指出,民警的高傷亡與日常工作強度大、壓力大、作息沒規律、工作超負荷是分不開的?!熬Y源的嚴重不足會使民警產生‘我因病休息,隊友就要多上班‘的意識。生病時,大多數人會選擇帶病堅守崗位。如此便容易形成惡性循環,使過勞猝死比例居高不下?!?nbsp;


              記者了解到,目前,世界上發達國家警察與人口的平均比率是萬分之三十五,而中國僅為萬分之十一左右。而執法環境不佳,特別是近年來,抗法襲警案件已經從單純逃避或對抗執法處罰,演變為直接針對公安機關和民警的有目標、有目的、有針對性的襲擊。公安部統計數據顯示:2010年至2014年,警察因同犯罪分子作斗爭而遭受暴力襲擊負傷8880人,已連續5年總體上升。


              談及襲警行為屢屢發生的原因,已經連續3年呼吁“襲警罪”入刑的全國人大代表、寧夏回族自治區石嘴山市公安局惠農分局副局長張仙蕊指出,近年來,百姓的維權意識增強,但法律意識沒有及時跟上,對維護的是不是應有的權利、維權方式是否合理等問題缺乏法治思維,進而在個人意愿得不到滿足或者利益受挫時,選擇鋌而走險,暴力襲警。


              目前,刑法修正案(九)針對廣泛關注的“襲警罪”給出了答案:暴力襲擊正在依法執行職務的人民警察將從重處罰。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人民警察法、刑法、治安管理處罰法等法律法規對保護民警執法權益做了規定,但普遍存在操作性不強、處罰偏輕、威懾力不夠等問題。特別是對惡意投訴和誣告的處理缺乏法律依據,這在很大程度上侵害了民警的合法權益,影響了執法環境。


          做加法:增量職業待遇、增加心靈溫度


          完善民警職業保障制度,需要做哪些加法?


          全國人大代表、山西省副省長、公安廳廳長劉杰長期關注基層民警的權益保障。劉杰認為,在制度層面要給公安民警職業保障做加法,要從4個方面入手:“一是提高基層一線、邊遠地區崗位的職業保障水平,提高特殊人才待遇;二是建立醫療救助制度;三是推動休假制度落實;四是建立符合公安民警職業特點的退休制度?!?nbsp;


          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市保安服務總公司海淀分公司副經理朱良玉建議,公安機關應采取針對性措施,切實強化民警執法防護意識教育和實戰訓練,全面提高民警自我防護能力;建立健全愛警惠警利警工作機制和患大病特困民警救助機制,確保民警身心健康。此外,健全公安民警參加工傷保險制度,努力構建國家撫恤與人身意外傷害保險和工傷保險并行的職業風險保障體系。 


          而在暖警措施上,張勉之強調“增加民警心靈的溫度”:“要加強民警的健康查體工作,這也是尊重警察這個職業的表現。我想強調的是,警察的健康查體不應該僅僅是‘單位的福利和關懷’,而應該上升成一種強制措施,應該成為其所在單位或地區日常工作中必須做的一部分?!?/span>


          做減法:非警務活動上減量、精神上減壓


          《關于全面深化公安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框架意見》及相關改革方案明確提出,根據公務員法和人民警察的性質特點,建立有別于其他公務員的管理制度。據了解,中國現有的警察管理制度和保障機制與警察承擔的職責使命和作出的犧牲奉獻不相適應,也與公安機關的性質任務和人民警察的職業特點不相符合,迫切需要進一步改革創新,破解難題,促進公安事業長遠發展。


          目前,有關部門正按照中央關于全面深化公安改革的精神,研究制定公安機關執法勤務警員職務序列和警務技術職務序列改革方案。該方案正在進一步征求意見、修改完善,并將在全國范圍內選擇部分省區市開展試點。 


          許多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不僅對逐步完善的警察職業保障制度寄予厚望,也在“如何做減法”的問題上作出了思考。


          有代表建議在“減量”上多研究——全國人大代表、廣東古今來律師事務所主任吳青認為,當前,部分群眾把公安民警視為“萬能”警察,這種崇警情結固然有積極意義,但是一旦無法兌現,消極看法就立即產生。此外,非警務活動過多,公安民警壓力過大,既有大量的工作負擔,也有群眾不滿意的精神負擔,人民警察成了和平時期國家機器中磨損最快的部件,這是最令人痛心的。 


          有的代表則在“減壓”上多有期待——劉杰認為,加強民警維權工作,為民警減少不必要的精神壓力刻不容緩。他認為,公安民警在執法執勤過程中經常遇到當事人因對處置不滿意而對他進行投訴的情況,要區分對待,如投訴屬實,堅決依法依規嚴肅處理,絕不姑息;如投訴失實,要為民警維權正名,維護執法權威。同時在遭遇暴力抗法時,要及時救助撫慰受到不法侵害的民警。